敦品崇禮

沙彌救生得長壽

從前有一位小沙彌跟著一位有道的高僧出家,這位高僧知道 小沙彌七日後必定要死,內心很難過,何況小沙彌對師父一向非 常的孝順聽從、至誠奉侍。於是高僧就對小沙彌說:「小沙彌, 你已經很久沒有回家看你的母親了,今天回去探望你的母親,也 好盡盡人子之孝,那你八天後再回來寺院吧!」因為高僧知道小 沙彌七天內就要死去,所以囑咐他回家。那知第八天後,小沙彌 安然無恙的回來,而且氣色也改變了。高僧大喜,但也覺得很奇 怪,就跟小沙彌說:「孩子,我一生料事知神,料你七日內必死 ,何以能轉禍為福又相貌也脫去了凶厄之相呢?是不是你這幾 天有做什麼大利益眾生的事情啊?」小沙彌被問的不知如何回 答師父。 高僧立刻入定,不久便明白了原因,又對小沙彌說:「孩子 ,你在返家的途中,是不是救了很多螞蟻?」這時小沙彌才恍然 大悟的回答師父:「是的!徒兒在返家途中見到一群螞蟻被困在 水中,徒兒便用木棍幫他們脫險,這也不是什麼大功德啊!」高 僧說:「恭禧你!行仁者必得高壽,古德云:「救人一命勝造七 級浮屠。﹄你救了無數的性命,將來一定能得高壽,後福也不淺 ,但是仍然要繼續拯救生靈,做弘法利生的事情,發揚佛陀利人 救世的慈悲精神,多多提倡戒投放生!」小沙彌謹遵師父的教誨 ,最後成為一代的高僧。 可見只要我們能常存善念,又去力行,再大的禍事也會轉為 福壽的!

為人設想 福祿無限

有一則發人省思的小故事: 有一天閻王對著兩個小鬼說:「讓你們兩個到人間去投胎做 人,一個是有東西都要給別人;另外一個是可以隨時從別人那裡 獲得東西,那你們要選那一個投胎啊?」 有一位小鬼連忙跪下來說:「閻君爺爺,我希望當那個隨時 可以從別人那裡獲得東西的人。」另一位小鬼則默默無語,任由 問君安排。 閻王於是下判說:「好!那你就投胎到人間去做乞丐,隨時 隨地都可以向人家乞討東西。」又對另一個小鬼說:「那你就投 胎到富貴人家,可以隨時隨地佈施來幫助他人。」兩位小鬼都愣 住了,相對無語。 往往我們都是為自己設想,很少站在他人的立場想想,所以 因此心胸日漸狹小,最後受害最大的還是自己呀!

忠奸兩判 永在人心

清代河南地方有一位姓岳的人,平常在某鎮上靠替人推車來 維生。有一天,有位客人僱車到某個地方,雙方價錢談妥,他便 推車上路,一路走了十條里。由於路程漫長,半途中主客倆人自 動間談起來,他們邊談邊走,一路聊得頗為愉快。後來這車夫向 客人請教貴姓,客人說自己姓秦時,這車夫立刻神色嚴肅,非常 不悅的把車停下來,然後請客人下來。客人對這突如其來的情形 很是驚訝,在他還沒開口問前,車夫已自己先說了:「我姓岳, 咱們祖先有冤仇在,我雖作這個行業,但我不能為姓泰的推車。 」他話才說完,錢也不拿,掉個頭推著車就自個兒離開了,留下 那位客人不知所措的停在那裡。 雖然這位車夫的作法未必至當,但個中的意蘊也頗令人值得 深思。清乾隆皇帝時,江蘇省江寧縣有位姓泰的狀元郎,曾經遊 歷至西湖的岳王廟待,一時感慨萬千,心血來潮,便在廟堶掙D 了一首詩:「人從宋後少名檜,我到此間愧姓泰。」短短一句話 ,道出了千古以來「忠奸不兩立,道德永不朽」的事實與真理。

得正而終的曾子

孝經說:「身體髮膚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。」告 訢我們身為人子,當愛身、惜身,不敢讓它受到毀傷,以免令父 母親擔憂,這是孝道的開始。然而真正的孝道不止重在形體的保 全,更重在不要讓自身陷於不義之地,違背道理而辱沒天地父母 ,這是更進一步的孝道。下面我們來看看曾子的行事,便知道如 何更深入一層的來體行孝道,借著這個肉身來顯揚生命更高的義 理。 有一年曾子病得很嚴重,臥倒在床上,他的學生樂正子春侍 坐在床下,他的兒子曾元、曾申就坐在他的腳邊,還有一位童子 坐在角落,手中拿著蠟燭。這時屋內一片況靜,突然童子出聲說 :「好華麗又明亮的席子哦!這恐怕是大夫用的席子吧!」童 子知道曾子一向行事中正有禮,不敢踰越絲毫分寸,所以輕輕提 醒,以免他病重不知而疏忽了。因為這時候的曾子早已辭官回家 ,不居任何官位了。曾子聽到,馬上回應:「是的,這是季孫氏 賜給我的。唉!我沒有體力換掉它,來!曾元,你起來幫我換掉 宅。」曾元說:「父親大人,您的病很嚴重,不可以任意起身變 動,如果能僥倖的挨到天亮,孩兒再恭敬地幫您換掉。」曾子一 聽,知道曾元重情不重理,愛有形的肉身而不知體無形的義理, 便說了:「你對我的愛不如那童子啊!你要知道,一個君子人是 用德來愛人,而一個小人是只一味姑息順從人而卻自以為愛人。 我到現在還求什麼呢?只要我所作所為都能夠合乎正道,就算這 樣不幸死了,我也就於願足矣!」由於曾子堅持要換,所以他們 就將曾子輕輕扶起,把這大夫寢息的席子換了下來。當他們輕輕 的再將曾子放下時,還沒躺好,曾子就已經過逝了。 這就是曾子最後過逝前的真實寫照。從這裡我們清楚的看到 曾子對道的誠篤,對禮的堅持,以及修身的一絲不苟,嚴正不阿 ,這些都值得我們深深反省與效法的。而曾子這份對於「正道」 徹底端身奉行的精神,才是真正的壽終「正寢」啊!

什麼是貧 什麼是病

孔子過逝之後,原憲隱居在衛國。當待子貢在衛國當宰相, 想到這位隱居窮巷的老同學,便乘坐高車大馬,十分風光的去拜 見原憲。 他坐著馬車,排開一叢叢的雜草,終於來到一間破茅草屋前 ,只見眼前四壁簫然,一片荒蕪,甚至連個草門都不完整。當他 看到原憲穿著一身破舊的衣服,戴著破舊的帽子出來迎接自己時 ,他忍不住問道:「您難道真的病困到這個地步嗎?」原憲笑著 說:「我聽說錢財匱乏的叫做「貧﹄,而學了道卻不能依道實行 的人叫作﹃病﹄;像我原憲是﹃貧﹄而不是「病﹄。」說完,子 貢慚愧萬分,臉色沉重的離去,而一輩子對自己這番言語表達不 當的過失,深深引以為可恥,而從此再也不敢隨便這樣說話了。 原憲的話雖然很短、很簡單,但是個中的意義卻是我們每一 個人都值得再三深思。而我們要問什麼是真正的貧窮?什麼是真 正的富有呢?有人說:「無德是真貧,有道是真富。」看來真正 的貧富並不在這一切有形的事物上了。

美色不貪 出將入相

狄仁傑人稱梁公,是唐朝太原人,一生官歷高宗、中宗、睿 宗三朝,出將入相,文武雙全,人民十分敬仰他。 狄梁公年輕時,長得十分英挺瀟灑,一表人才。有一次他上 京赴考,夜裒住在長安的一家客棧,這客棧老板的兒子剛好過逝 沒多久,但兒媳婦生性貪色,看到狄梁公英姿煥發,俊拔出色, 便芳心大動,夜堻w自來到狄梁公住的客房裡挑逗他,並且表明 心意,願意以身相許,終生廝守。誰知狄梁公是個行事坦落磊落 的大丈夫,不但一點也不動心,反而寫了一首詩拒絕她:
美色人間至樂春 我淫人婦婦淫人 
若將美女擬亡婦 偏體蛆攢減色心 
意思是說:「一般世人往往將貪享美色當作是人間最快樂的事, 但是卻忘了,我若淫人婦女,他日因果報應,自己的妻子也將合 被人所淫;如果我看到美女就想到好像那死去的婦女一般,全身 都只剩下骷髏,只有蛆蟲在其中撥弄,那好美色的心必然當下減 除啊!」那寡婦聽了十分慚愧,但仍禁不住好奇問他:「相公為 何能如是不動心?」狄梁公說:「今夜的事情,使我想起當年老 師父對我吩咐的一段話。」寡婦請問,狄梁公答說:「當年我曾 在寺廟中讀書,有位非常愛護我的老師父曾告訴我說:﹃以相公 你才統的俊美傑出,來日一定會貴顯,但千萬記住我的話,切勿 貪美色,否則一生功名全毀。﹄當時我便警惕在心,終生不敢或 忘。但因我年紀尚輕,又怕自己火候不足,定力不夠,便再請教 老師父,若是美色當前,當如何止欲克念?老師父回答:﹃貪淫 的根,往往在於愛女色外貌之美,因此,如果能將她的美貌當作 是生大病時憔悴枯槁的瘦鬼,或者想像她將死的醜陋相,甚至當 做已死的腐臭惡穢相,淫念便自然消除而心如寒冰了。﹄這一秘 方不但男的可用,妳也可以用此渡過貞潔的一生。而妳的丈夫已 死,我又怎麼可以毀敗妳的貞節、婦德而不真心相告呢!」寡婦 聽罷拜泣於地,慚愧萬分的說:「感謝相公您大恩大德,不但成 全我一生的貞節,而又還曉以大義,告訢我止淫念的方法。」最 後再拜而去。當天夜晚,梁公便收拾好行李,趁夜而去,不告而 別,他希望這位寡婦再也不會為他動心而污損她的婦德。狄梁公 這份不貪美色顧全他人清譽的美德,實在值得人人學習。離開客 棧後,他便清靜自守,認真讀書參加京城的科考,希望能功名有 成,好好報效朝廷及造福人民。 當待唐大宗在位,早聞太史令李淳風精通天文曆算,又對於 占卜吉凶非常靈驗。有一年便想試試他的本領,於是命李淳風查 查看這年狀元郎是誰?以看是否應驗。李淳風聞命是從,有一天 便魂遊天府,看到天上金榜光明輝亮,他立刻將上面的詩句及姓 名字號抄下,回來後放入錦雲並密封好呈交給唐太宗,後來京城 黃徬揭曉,狀元郎正是「狄仁傑。」而太宗把錦囊拆開,仔細一 看,詩句內果然有「火犬二人之傑」的文句,皇帝不禁大大讚嘆 一番「果然高明」,從此也更信任李淳風了。 而狄梁公也從此狀元及第,平步青雲,最後官至同平章事, 出路入相,終生顯赫,三朝為官,百姓愛戴。可見上天對於男女 清操能潔身自守的人是如何的善加厚報而千古皆然啊!

父子同德 流芳千古

范仲淹少年喪父,家又貪,日食粥的一角,動苦讀書時,即 以天下為己任,常說:「士當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 。」嘗問相士說:「能作宰相否?」再問:「能作名醫否?」相 士奇怪他前後兩問相差太遠,他說:「因為只有宰相和名醫才可 以救人。」相士讚嘆道:「君心如此,真是宰相!」從政以後, 每每感激,論天下事,音不顧身,因此士大夫們的驕厲改為崇尚 風節,蔚為一時的風氣。常想贍養族人,後為宰相,即捐置良田 千畝,稱為義田。次子純仁,亦是一代名相,曾經受父命,運送 麥子到蘇州出售,麥脫售後,半路上遇見石曼卿,石曼卿說:「 三喪未葬。」純仁就將麥金給了他;又說:「二女未嫁。」再將 麥舟也給了他。純仁回來見父親,稟報父親石曼卿的事情,「以 麥金給他還是不夠。」仲淹說:「何不連舟也給他呢?」回答說 :「也給他了。」仲淹說:「善!」范氏父子一心同德,真是千 古的佳話。

無鞭韋馱

南通境內有郎山,山上有位郎山大聖的廟宇,香火很盛,這 近馳名。適有一位孝子,因其母病,百治不效,禱於郎山大聖, 懇求大聖為母治病,倘能醫癒,願至郎山與大聖燒頭遍香,報答 神恩。大聖果然神通廣大,體念孝子之誠,將其母治癒。 這位孝子,稟明老母,即赴郎山還願。五更起身上山,到了 山上,太陽東昇,大聖面前之香,早已不知上了多少。孝子一看 ,曉得來的晚了,於是即借宿在半山一個茅棚中,準備明早趕燒 頭遍香,第二天一早便到山門,山門方才開了,孝子即忙進去燒 香,抬頭一看,大聖面前的香,已燒到三分之一啦!孝子問裡邊 的執事人:「香是你燒的麼?」答:「不是,是外邊香客來燒的 。」孝子想:莫非還有人為燒頭遍香起身更早?第三日孝子早早 到山門等候,等了好久才開山門,孝子即忙進去給大聖燒頭遍香 ,豈料大聖面前的香已燒好,問執事人:「香是誰上的?」答: 「不知。」 孝子返回宿舍發愁,願還不了,怎麼下山見老母呢?坐在小 茅棚中,咳聲嘆氣,棚中住著一位老比丘,問孝子為何咳聲嘆氣 ,孝子將不能與大聖燒頭柱香事告之。比丘曰:「想與大聖燒頭 柱香,明天你穿老僧的鞋去,就可以燒頭柱香啦!」孝子依比丘 之言,果然明早還原而回,交還比丘的僧鞋,並致謝意。問日: 「何以穿你的鞋,就可以得燒頭遍香?」比丘日:「大聖是不受 穿皮革的人所撓頭柱香的,你達次上山不得還願者,正是因為你 穿的是皮底鞋之故。」孝子方才明白,於是又上山去,遊至聖寺 鐘鼓樓,看見一面大鼓。孝子手指大鼓向大聖問口:「吾穿了皮 底鞋,你不受吾的頭遍香,難道你這鼓不是牛皮的麼?不許吾穿 皮底鞋,卻許你用皮做鼓?」言畢,只聽得彭然一聲,這面牛皮 大鼓立刻爆了個粉碎,孝子遊畢下山。 且說郎山大聖,自被孝子指責後,自己撕碎了鼓上的牛皮, 將護法韋馱喚至面前,囑日:「你暗中跟隨監視著這個孝子,他 幾待有了錯事,你就用鞭打他。」韋馱達命監視這位孝子,而這 位孝子三年來一言一行,無有行差踏錯,不覺暗贊這位孝子的品 德,又急自己不能回山覆命。
有一天,見孝子吃飯,將飯中帶穀 殼的米檢出,放在桌面上,韋馱暗想:如果你將它扔了,這就是 暴珍天物,吾就一鞭打死你,好回山交旨了!那知孝子將穀殼裡 的米剝出來吃啦,吃剩穀殼才拋了,韋馱嘆服,無法打他,又暗 跟他好久。 這日孝子探親去,行到半路上,天氣又熱又乾,口渴的孝子 心如火燒。半路上無水,只見路旁有一瓜田,業已有瓜,尚未成 熱,孝子即進瓜田摘瓜而食,韋馱暗想:這回你偷人的瓜,吾可 以打你了!焉知孝子吃完了瓜,估價所合之瓜應值二十文,他從 懷中取出四十文,拴在摘過的瓜柄上,因未得主人許可,自己摘 禽,所以多給一倍的錢。 韋馱一氣說:「要這鞭何用!」乃將手中的鞭扔了,空手回 山。大聖見韋馱空手而回,即問:「你鞭哩?」韋馱說:「三年 找不到孝子的一點錯處,總不能打他,要鞭何用?所以吾將鞭扔 啦!」大聖一聽說:「好啦,吾的鼓用帆布做上吧!」所以郎山 是布鼓和空手韋馱,至今猶然。徜能檢身如孝子者,神都被感化 ,況不能化人乎。(寡過居士述)

福祿在德(反例)

江陰有一個人名叫張畏嚴,其人博學多才,頗有盛名,甲午 年參加考試,結果名落孫山,他不禁無明火起大罵試官有眼無珠 。當待有一位道人在旁看了,哈哈大笑,張畏嚴很生氣的問:「 你笑什麼?」道人回答:「相公您的文章一定不好!」張畏嚴就 更加生氣的問:「你怎麼知道?」道士回答:「大凡寫文章,首 重在心平氣和,現在你破口大罵,不平之氣顯現的十分清楚,怎 可能寫出工巧的文章呢!」張畏嚴當下感到慚愧,轉向道人請教 ,道人說:「考試也靠命運,命不該中,花再多時間也無用處, 必須先改變自己。」張畏嚴問:「既然是命,又將如何改變?」 道人說:「造命在天,立命在人,本立而後道生,力行善事,廣 積陰德,則有什麼福都可求到的。」張畏嚴問:「我是貧窮之人 ,如何行善積德?」道人說:「善事陰德,都由心造,常存善心 待人接物,則功德無量。譬如謙虛的修養風度,並不用花錢,你 為何不反省責備自己不夠程度,而只責怪考官呢?」張畏嚴即刻 猛然醒悟,從此日日行善,時時積德,到了丁西年,有一次夢見 了自己走到一楝高樓堙A撿到了一本開榜的名錄,但榜上卻有許 多被擦掉的空格,他好奇的問身邊的人說:「這是什麼名冊?」 旁人答:「是今年錄取之名冊。」又問:「為何又刷掉那麼多人 呢?」旁人答:「陰間三年就校正一次,須積德與無惡之人才能 榜上留名。空白處被擦掉之人,都是本來榜上有名,因為剛作了 缺德的惡行而被刷掉的。你三年來謹慎修身,可能會補得此缺, 應該自愛。」此年張畏嚴果然考取了第一 O五名。由此看來,俗 語說:「為人莫作虧心事,舉頭三尺有神明。」是確然可信的。 人生在世,吉凶禍福如何趨避,確實磬於一念,人若能緊守 一念之善,絲毫不得罪天地鬼神,謙虛的修養自己,則天地鬼神 必能時時照顧護庇,以蔭我人福祉。

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