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師尊

尊敬師長 終身思慕

宋朝時,岳武穆王的老師周同,他的力氣很大,可以拉開三百斤的弓箭,當周同死了之後,每到初一、十五,岳武穆王一定到老師的墓前祭拜,並且痛哭一番。在痛哭後,必定會拿起老師所送的三百斤的弓發出三支箭才回去。他這份念念不忘師恩的真情,正是他日後精忠報國的忠心啊!

尊敬師長名留後世

桓榮是漢明帝的老師,而明帝對老師一向非常的尊教。有一次明帝到太常府去,在那裡放了老師的桌椅,就請老師坐在東邊的方位,又將文武百官都叫來,在當場行師生之徨,親自拜桓榮為老師。明帝能放下自己尊貴的身份來恭敬老師,可見他的其心與風範,值得大家學習。

尊重師道 立雪程門

宋朝時,有游酢、揚時兩人跟著程頤老夫子學習,他們對老 師非常的恭敬。在冬季堛漪Y一天,這二位學生陪著老師,並聽 老師教誨,說了一回兒,夫子便閉目養神,不知不覺的睡著了,一 他們兩個不敢離開,又怕吵醒夫子,就靜靜的站在兩旁等夫子醒 來。夫子醒來見他們兩位還站在旁邊,便說了:「你們還沒走啊 !」他們兩個回答:「我們是因為先生睡著了,沒有請命,不敢 離去!」於是再把書中有疑問的地方請教夫子,最後才向夫子拜 辭,當出門的時候才發現雪已經積了三尺深了。這兩位學生,後 來也都成為很有名的人。
舉凡弟子要能夠成材,首先要懂得向老師虛心求教,而在跟 隨老師的同時,就應該要明白恭敬事奉師長的道理。須知父母養 育我們,師長教導我們,是一樣的恩澤,怎麼可以不尊敬呢!而 且,一個能尊敬老師的人,也就能重視學業,相對的,也就是尊 重自己。現在有些人以為一切都是平等,那我又何必尊敬老師? 這真是自己侮辱自己,先把德性給敗壞了,那還講什麼學業進步 呢?游酢、揚時尊師重道的精神,值得大家去體會、學習。

尊師重道 終成大器

東漢時代,有一位名叫魏昭的人,當他還在童年求學的時候 ,看到郭林宗,心想這是一位難得的好老師,便對人說:「教念 經書的老師是很容易請到的,但是要請到一位能教人成為老師的 人,就不容易找到了。」所以他就拜郭林宗為老師,而且派有奴 婢侍奉老師。但是郭林宗體弱多病,有一次他要魏昭親自煮粥給 他吃,當魏昭端著煮好的粥進來的時候,郭林宗便呵責他煮的不 好,而魏昭就再煮一次,像這樣一連三次,到了第四次當魏昭再 端粥來而又並沒有不好的臉色時,郭林宗才笑著說:「我以前只 看到你的外表,今天終於看到你的真心啦!」於是大喜,將畢生 所學的都全部教給了魏昭,而魏昭也終成大器。
當我們真心的對他人的時候,他人也必定會以真心回報我們 的。

恭教師傅 天子善報

明朝時在四川灌縣住有一位銀匠,名叫何雲發,他平日事奉 師傅非常的恭敬誠懇。每次若在道路上遇到師傅,他一定雙手拱 立,誠心敬意地向師傅問好。不久他的家漸漸的富有起來,但是 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子女,有一天他妻子夢到神來托夢說:「你 命中本來註定沒有子女,但因你的丈夫懂得恭敬師傅,所以上天 許你生個貴子。」後來他們夫婦果真生了貴子,並得到這貴子的 孝順供養,一生衣食豐厚。
可知人一念恭敬,天無所不知而無不善報。

傲慢師長 文神離去(反例)

從前新安有一名學童叫汪道會,生性聰慧,過目成誦,八歲 就能寫出一篇好文章,但也因此自恃其才,待師傲慢。有一天當 他正一人獨坐時,忽然從他身上跳出一位神明,怒目指著他說: 「你本來命中註定會高中進士,魁甲天下,可惜因你目無師長, 所以上帝已經削掉你的祿籍,而我從今也不能再附在你的身體上 了。」說完即消逝無影。後來汪道會便文思阻塞,亳無靈感,最 後終身窮厄,不得發達。
自古以來中國人一向把天地君親師並列為五恩,而自天子以 至於庶民,沒有不藉由師長的引導而成就自己的德業,那麼為人 弟子的,又怎能不敬其師,不愛其師以盡為人弟子之禮,而回報 師長於萬一呢!

不敬師長 終落恥辱(反例)

明朝待,江西有個老儒生姓魏名遐昌,平日以授徒教學為職 業,他有一老友,去逝後身後蕭條,留下一個孤兒叫富新,年紀 已十二歲,但家貧母寡,無力讓他讀書,遐昌看見富新很聰明伶 俐,便心生憐憫而自動免費教導他,與其他的學生一同受業學習 ,而且每到年歲節日,一定周濟他。
當富新十七歲時,入學為生員,就表現出傲慢的樣子,遐昌 仍以對待弟子之複待他,並不介意。後來富新二十歲時,鄉試中 舉,乘坐著車子拜訪朋友,當他經過老師遐昌的門前,竟然看都 不看一眼。有一次,當地一位鄉紳生日,宴食請了許多賓客,鄉 紳因為富新是登科之士,於是複讓他坐首席,而遐昌卻居末座, 誰知富新不但佯裝不知,還旁若無人地談笑自如,遝昌忍無可忍 ,於是責備他說:「你竟然這麼輕慢你的老師!」富新笑著說: 「以前雖然是師徒,但是現在當要分貴賤。老先生,您該怪自己 不長進,又何必爭這虛面子呢?」滿座賓客聽了,覺得富新太狂 傲了,不免心生厭惡,於是拉了遐昌各自散出。
遐昌回家後,一時氣鬱成病,他仔細想想,富新固然是背恩 負義,藐視自己,但是他說的這句:「該怪自己不長進」的話, 也並非不對,所以病癒之後,他便發奮自強,動學不已,終於科 考中榜,而當時年已六十八歲了。
這時,富新已成進士,任平樂知縣的官,而遐昌也會試連連 中榜,適逢倭寇作亂,騷優廣東、浙江一帶,天子便聚集一此一有 智的策士,徵調他們如何平定倭寇的策略。當時遝昌應對的非常 詳明,深得天子的賞識,便提升他為探花並授他為御史的大官, 巡視廣東一帶。而平樂正好是他巡察的管轄區。那時富新正因為 貪污罪、侍民殘酷罪被朝廷彈劾而入獄,這件案子是由御史衙門 來定案。開庭時,富新只伏地叩頭,一字也不敢辯白,而遐昌卻 不念舊惡,仍然為他翻案審判,結果只免去官職。
後來遐昌陞為禮部尚書,八十歲待告老退休,皇上特地作詩 詞樂章來褒獎他,在他八十大壽時,滿朝大臣全來祝賀,而富新 也參加了,這時他以弟子事奉老師的複,十分恭敬的侍候遐昌。 恰巧有位當年在鄉的紳士,聽過富新狂言的人也在場,他故意言 有所指的高聲說:「從前雖是師徒身分,現在卻真的貴賤分明了 ,尊官又何必多禮呢!」富新聽了,汗流滿面,慚愧得逃席而去 ,從此終身為人所不齒。
欺人的終被人欺,而不教師長的狂徒,終究難成大器,而落 得如此可恥的下場。

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