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神明

戲言褻瀆 士人受報

在明朝時,有一南昌府,因為重新整修一座聖廟,當時有十 多個人恭還聖像卻怎麼樣也抬不動。這時有一位讀書人在旁開玩 笑說:「這全是重泥巴啊!」縣令李公聽了就責備他:「你是讀 聖賢書的人,膽敢如此侮辱、傲慢聖佛!」這位讀書人聽了不覺 惶恐,當天晚上就夢到朱衣神以大杖責打他二十下,從此之後便 不識一個字了。 可能有人會說,這位讀書人只不過是偶而的一句戲言,怎會 道到如此的惡報呢?須知聖賢是人類的典範、導師,也是代表道 脈的傳承人,他們本是百年難以出世、通達的,而我們這些凡夫 俗子本當對他們誠心尊敬,又豈可任意狎戲、褻瀆呢?更何況身 為讀書人,本當明理,若是此理不明,豈不枉費讀聖賢書!所以 天降惡懲,也是藉此警惕所有的人啊!

真心教佛 一念轉業

南朝梁武帝曾問誌公和尚說:「我前生是有何因果,今天可 以身居帝王之位?」誌公和尚說:「我不敢說。」梁武帝說:「 煩請禪師說明白,我不會怪罪你的。」誌公和尚便說:「陛下你 前生是一條蚯蚓而後化為菖蒲草,再由菖蒲草轉為樵夫身。當您 作樵夫時,有一天在山中打柴,看見一座古廟被毀壞,那時有一 尊佛像被大雨淋身,您看到後心生不忍,立刻發一念的善心,將 自己所裁的斗笠拿下來遮蓋在佛的頭上,自己寧願冒著大雨而行 ,上天看到你對仙佛的真心敬意,便註在天籍堙A就這樣,你今 世就轉身為皇帝。」 可見業由心造,業由心轉,只要一念誠善,天無不知,無不 報啊!

教神護法子孫昌

嘉興人包憑,他的父親是安徽池陽大守,生了七個兒子,而 包憑是最小的一個,後來入贅到平湖袁氏為婿,跟袁了凡的父親 有很好的交情。雖然包憑博學多才,卻屢次考試都不能上榜。他 平日很留心佛道思想,有一天到太湖附近遊覽,偶然行至一村, 見一寺院破漏,觀音佛像被雨塵淋濕沾污,即取出身上所有的十 雨銀子給住持作為修築廟宇之用,僧人說:「工事太大,所費必 鉅,恐怕難以完成你支持的心願。」於是他就再取出隨身行李貴 重值錢的衣物,交予僧人,雖經隨行僕人再三勸阻,他還是誠心 樂意的捐出,並說:「只要佛像不被破損,我沒有衣物使用又有 何關係!」偕人說:「施捨錢財衣物並非難事,但你的虔誠心, 確實難得。」寺院修好之後,有一天他又陪同父親來遊此寺,夜 宿寺中,即夢見護法神前來道謝說:「你的子孫當享世代俸祿。 」後來他的兒子汴與孫子檉芳,果真都作了大官,而家世也一時 尊貴、榮顯。 可見只要我們一念誠心裡教神明,神明無不善應、善報的!

天律無私 小過亦過

宋朝有一位名叫符仲信的人,平日為人慷慨,樂善好施。當 他三十五歲之時,忽然病危進入地府,在地府中遇到幾位老朋友 ,他們一看是符仲信便不禁大呼:「恩公,您怎麼會來到這堙H 」符仲信也不明原因,便請他們代求地府的辦事官吏查明,冥吏 說:「這個人命中註定本當飢寒而死,但是由於平日喜好施捨, 救濟別人,所以家庭日漸興旺,而壽命本該活到五十九歲,但他 平日不喜歡燒香禮佛,加上每日貪睡遲起,所以這兩種過失各減 他壽命一紀(十二年),現在壽限到了,自然要來地府報到!」 這幾位老朋友,聽完之後,心中不忍便又叩問:「這二件事情也 不過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小過錯,算不得什麼大罪,又怎麼會 受如此處罰呢?」冥吏說:「平日不肯燒香禮佛,這是心中沒有 教神的誠意;而每天貪睡晚起,必是貪慾好享受,這又怎麼會是 小過呢!」冥吏說完,數位老友不禁深深慨嘆:「像符公這樣有 深厚德性的好人,尚且因為一、二不注意的過失而遭到上天減奪 歲壽,那更何況一般很少注重自己修養的人呢!」符仲信得知自 己病危入地府的真正原因後,不禁慚愧萬分,再請求他的老朋友 們代向冥吏祈求讓他回陽間向子孫說明此事,以廣勸世人,惕勵 人心。後來他果真回到陽間一日,向子孫說明原委並大大警勉一 番,然後才再回地府矣! 孔子說:「死生有命,富貴在天。」一般人的富貴、貧賤、 窮通、夭壽各有命定,而這都是由自己造作所種下的因果,而上 天省察人的一切絕對是至公至正,絲亳不漏不差的。符仲信雖有 善德,但僅因平日疏忽的兩個過錯就減壽二十四年,生命有限而 天律無情,我們怎可不因此而戒慎警惕、嚴防小過呢!

聖人在我心

從前有位叫張子韶的人,他平日修養自己的身心一向非常的 嚴謹,他隨時隨地警惕自己要時時刻刻「心想聖賢,不可放逸。 」以免稍一鬆懈,心便昏沉。 他曾說:「當年我作官被貶謫到他鄉時,平日沒有什麼可以 往來交遊、切磋德性的朋友,我便深自擔心自己有過錯而不知道 ,德行學問不能日日長進。於是在書房中,恭置了孔聖人及顏聖 人的畫像,並且在旁邊環列了晉朝陶淵明以及近代一些偉大人物 的畫像。我每天早晚一定瞻仰他們,恭敬禮拜,而每每當下自己 的心也必然會跟著肅然起敬,而發心立志效法他們。這樣幾年下 來,我有很多的感受,也有很多的收穫。而每次只要我有一絲一 亳愧對良心的事,我就好像看到孔聖人他們一樣,心中立即慚愧 萬分,良心自我譴責。而那種痛苦就好像在眾人面前鞭打我一樣 啊!」 像張子韶這樣心中有聖賢,時時刻刻自律嚴謹並且一念不苟 的人,真的是我們學習的好典範。而天地間最完美的人格,全在 自己的天良中;人世間最嚴格的戒律,是來自於自我的真實要求 ,就像張子韶這樣的「一念不敢苟且」啊!

欺心即是欺神

從前有位名叫陶雲松的人,他是道人許真君的傑出門徒。有 一天,有位作官的人來拜見陶雲松,希望陶雲松能教他長生不老 的法術。誰知陶雲松不說一句話,只是笑一笑搖頭沒有答應。 等他走後,陶雲松告訢旁邊的人說:「這位官人不久之後必 然會死,又怎麼可能希望長生呢?」旁邊的人不瞭解原因,就問 陶雲松為什麼呢?陶雲松說:「這位官人不瞭解,只要任何一個 人在別人看不到、不知道的地方作瞞昧自己良心的事,他的罪比 在大庭廣眾面前欺騙人還要來得更嚴重。因為每個人身上都有三 萬六千位正神,身外有八萬四千位小神,恰合十二萬年,天地一 元之數。人如果能不在暗處作虧心事,讓他的元神圓陀無礙,那 麼他元神的高大,可以直接與大周天三百三十五度完全相符;相 反的,若是世人在幽暗隱私中,犯一次欺心的大過,元神便自動 縮小一寸,犯一次欺心的小過,元神便縮小一分。因此,聖賢仙 佛他們都明白這個天理,所以日日夜夜戒慎恐懼,認真修行,時 時省察自己的心念,絲毫不敢讓元神受損。也就是這樣時時戰戰 兢兢心性光明,元神才沒有絲毫的虧損,所以當他們成道的時候 ,他的元神會自動回復為原本的法身,與道合而為一,從此自然 能直接地參贊天地的化育。並且這元神、法身能大而無外,小而 無內,放之則彌六合(上下四方),卷之則退藏於密。不滯於有 ,也不淪於無。若是要把它顯現為有形,則可以有千億萬的化身 ;若要它隱藏起來歸於無形,則又可以回復為一團虛無渾然的元 氣。而今天這位官人他的元神僅有數寸,可見平日暗室欺心的事 做得太多了,又怎麼能夠活得久長呢?」陶雲松的一席話,說得 令大眾深深警惕! 其後,經過一個多月,這位官人果真過逝,而陶雲松的話也 確實應驗了。可見人人身上各有其神,若暗室欺心,便是自減其 歲壽。開聖帝君說:「凡人心即神,神即心,無愧心,即無愧神 ,若是欺心,便是欺神!」帝君這番簡要剴切、蘊意深遠的話語 ,值得人人再三深思。 
註: 大而無外:就是指我們的靈性法身能夠廣大到沒有所謂的外界, 也就是說,可以大到無邊無量,沒布涯際。 
小而無內:也可以小到沒有所謂的內在,因為它無處不在,無物 不有。 
放之則彌六合:彌,意為瀰漫、充塞六合,上下四方,即指整 個天地宇宙。 
卷之則退藏於密:卷,縮小、卷藏;密,指肉眼看不到極隱密的 地方,此處退藏於密,即指元神可以退藏到完全無形 無相的隱密處而不為人所知、所覺、所見。 
不滯於有:滯,沾著、停滯。即法身本為道之體,可以與宇宙萬 物周流不息,變化無窮而不沾著停滯於任何有形有相 的物體中;即六祖壇經內所謂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。」住即沾著,不空也。 
不淪於無:道雖無形無相,不落於有,但能生成化育天地萬物, 生生不息,作用長存,故亦不為無。吾人自性法身亦 然,雖無形無相非肉眼可見,但也不生不減,不垢不 淨,非是資無,故「不淪於無」即言「也不致於落於 空無(完全不存在)」。

不敬聖賢 自食惡果

明朝時,有一位名叫李卓吾的人,喜歡毀謗古聖先賢。有一 次和兩個人談到古聖先賢時,其中有一個人就說:「上天如果沒 有生下孔老夫子,千萬年來我們就好像生活在黑暗之中。」李卓 吾就說:「從伏羲氏以下,不是有燃燒蠟燭而行走的事嗎?」後 來又談到了孟子、程子、朱子等賢者,都被他所譏笑;最後他因 為犯法而入獄,最後就死在獄中。 古聖先賢是眾人學習的典範,我們都還學不到他們的點滴, 那埵雩禤璅荍撋,甚至毀謗古聖先賢呢?所以我們應當要更加 努力的跟聖賢學習啊!

回上頁